未分类

聚合直播

一万吨进口钢材安抵上海,白手大大的松了口气,才略有得意的说出了来龙去脉。

“老汤,知道那个兴隆建材贸易公司吗?”

汤云平道:“知道。与那个南方建材销售公司一样,那是你安排的第二颗棋子。他们来了之后,至今按兵不动,我就是不知道他们扮演什么角色。”

“他们名义上,现在是这一万吨进口钢材的主人。他们的老板是香港人,只有他出面,这一万吨进口钢材才能合法化,才能名正言顺的出现在上海的钢材市场上。”

李玉宝也听明白了,“噢,这一万吨进口钢材,不是通过正轨渠道进来的。”

点了点头,白手道:“事情是这样的。大约两个月前,有一条走私船,满载来自南朝鲜的产品,其中就有这一万吨进口钢材。这条走私船,在我们那边被逮住,随之问题就来了。没收拍卖,我们那里没有大户吃得下。就是买了,在我们那里也没有用,短时间内也用不完。”

“后来,是我们那里的几个归国华侨,都在我们那里办工厂的。他们联手,以每吨八百块的价格,买下了这一万吨进口钢材。这个价格,比当时的市场价,要便宜每吨两百块以上。但是,他们买到手后,马上就尴尬了。因为钢材太多,只能销往外地。”

“这一万吨进口钢材,恰恰是建筑类的,恰恰我们那里没有大型工程。在当地销售,一年也卖不完,当地的钢材市场也承受不了。但是,钢材还是国家计划产品,国家是严格控制的。要想异地销售,要办一系列的手续,既麻烦又浪费时间,还不一定办得下来。”

“于是他们想到了我,知道我有能力吃下这一万吨进口钢材,就通过电话联系我。我的身份是使用者,不是销售者,正好能帮上我的忙。我在我老家那边,也算有点小名气,领导从中撮合,正中我的下怀。所以,在这场价格战打响之前,我就与他们签了合同付了订金。”

“我也是动了不少心思,花了不少功夫,因为我要取得这一万吨进口钢材在上海的销售权和使用权,以及质量检测合格证,等等。在这个过程中,我还得瞒过所有人,包括你们两个家伙。因为在这场价格战中,只有出其不意的,在最关键的时候,把这一万吨进口钢材推到市场上,才能发挥最大最大的作用。”

白手说完了。

李玉宝和汤云平都笑了。

淘宝模甜美可人

李玉宝笑道:“也就是说,明天它们将出现在钢材市场上,会把价格压到每吨一千块上下。小白,我彻底服你了。”

汤云平却有问题,“小白,我不明白,你为什么往我仓库里装?”

“呵呵……这一万吨进口钢材,现在的主人叫汤云平。老汤,你明白了吗?”

汤云平愣了一下,随即笑道:“明白了,明白了。”

李玉宝笑道:“老汤,你狗日的卖进口钢材,是土包子穿名牌梦特娇,你牛啊。”

车里,三人笑得得意忘形。

新的一天。

一月八日,星期天,正是腊月初一。

白手早早的来到办公室,一边吃早餐,一边打电话叫来杨进明和陆水龙。

杨进明的老婆怀有身孕,他要把老婆送回家去,交给岳母照顾。

陆水龙也要回家,他女朋友周小英的哥哥结婚,他得去喝喜酒。

杨进明不好意思,作为采购部经理,钢材价格大战正是关键时刻,他不该这时候脱离岗位。

陆水龙也是,农历年底,正是一年到头最忙的时候。

白手笑道:“什么意思?离了你俩,我的公司就停止运转了?你俩笑啥啊?”

杨进明和陆水龙都憨笑着。

“你俩这次回家,还有两件重要的事。第一件,我听说龙岙乡发现了大理石矿,你俩回去后,专门去考察一下。如果是真的,签个意向合作书,带点样品回来。”

杨进明点了点头,“我回去后,抓紧时间去矿上看看。”

“老杨,你过完春节再回来上班。多陪陪你老婆,这是命令。”

“小白,谢谢你。”

白手转向陆水龙,“第二件事。你得回来过年,包一辆客车,把所有来上海过年的员工家属拉过来。包括你们一家,和我家。”

陆水龙点点头,憨憨一笑,“手哥,你一家,包括不包括你二弟和三弟?”

杨进明在旁边偷笑。

因为白手与二弟和三弟的关系实在不咋的。

二弟白当做生意亏了之后,有段时间没有固定的活。想进白手的皮箱厂,又被白手坚决拒绝。现在的二弟白当,从事皮箱壳生产,是个个体户。

白手对待二弟白当,是不管不顾,坚决不发生任何经济联系。

至于三弟白面,白手更觉自己做人的失败。

三弟白面自从考上大学至今,不仅没给大哥写过一封信打过一个电话,还放言不愿见到大哥。

白手绞尽脑汁也想不明白,千万富翁的大哥,怎么会被一个大学生弟弟唾弃。

白手还真是不服,难道一个本科大学生掌握的知识,能比一个千万富豪更有价值?

白手经常忿忿不平的想,有朝一日,我一定要去弄个博士或硕士当当,气煞那个眼睛长在脑袋上的三弟。

白手瞪了陆水龙一眼,没好气道:“我家的人,包括我妈,还有我大妹和小妹,其他人都不算。”

“嘿嘿,手哥,你这么一说,我就明白了。”

杨进明问,“小白,你还有什么吩咐?”

想了想,白手道:“记着,订购十吨土特产并及时送来。”

杨进明和陆水龙一齐点头。

二人正要走,又被白手叫住。

“对了,今天不要走,明天再出发。”

陆水龙忙问,“为啥啊?”

白手反问,“你不懂?”

陆水龙摇头。

白手问杨进明,“老杨你懂吗?”

杨进明也有点懵,“不懂。”

“他娘的,你俩都忘本了。初一不出门,十五不回家,这是老辈传下来的风俗啊。”

杨进明和陆水龙都笑了。

白手自己也笑了。

就在这时,钢材市场那边传来了新消息。